我想我是海

  童年囧事

       又是一年儿童节。应邀参加女儿幼儿园的活动,看着女儿在舞台上精彩的表演,在为女儿高兴的同时,不禁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登台演出的情景。

       那是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。那时的农村小学,亲们都懂的,破烂的校舍,能认几个字的老师……好在活动场所无限大,一到下课可以跑得漫山遍野。

       我的老师是我的堂叔。那一年的儿童节前,我的老师兼堂叔对我们说:中心校要举行庆六一文艺汇演,我们要组队参加!

       我的老师兼堂叔背着手在坑坑洼洼的教室里来回踱步,像是在思考一个重大问题。最后,他宣布:我们就出一个男女生对唱吧。

       我的老师兼堂叔独具匠心,选定的曲目叫《铁窗泪》,由他用二胡伴奏。

       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男女生对唱可是最流行的艺术表现形式;而迟志强的《铁窗泪》也是红极一时。同学们吸着鼻子,高高举着小手,那个踊跃啊!堂叔最后选定的歌手是我和班上最漂亮的女生(纯粹用当时一个农村小男孩的眼光衡量哈),名字已经忘记了。从那天起,每天放学后,当学校一下子静寂下来、屡屡炊烟伴着暮色渐渐浓起来的时候,我们的教室里就会响起堂叔尹尹呀呀的二胡声,还有我和那个女孩深情的对唱:

(男)月儿啊弯弯照我心

儿在牢中想母亲

悔恨未听娘的话呀

而今我成了狱中的人

而今我成了狱中的人

 

(女)月儿弯弯照娘心

儿在牢中细思寻

不要只是悔和恨

洗心革面重做人

洗心革面重做人

 

(男)月儿啊圆圆照我心

我在狱中想伊人

不知你是否相信我呀

脱胎换骨变新人

脱胎换骨变新人

 

(女)月儿圆圆照我心

盼望你早出监狱的大门

浪子回头金不换

我等你回来不变心

我等着你回来不变心

       六一节终于到了,我们信心满满的来到位于场镇的中心校。可是,一看到舞台和黑压压的人群,我们蒙了。现场的老师一把抓过我们,一边胡乱的在我们脸上涂抹着脂粉,一边嘟哝着什么,很不满意的样子。节目一个接一个的进行,表演的什么全然记不住了,只是觉得载歌载舞,热闹非凡又悠扬动听。那时候,我的信心已不知哪里去了。我扭头看了一眼堂叔,我发现他的脚和我一样在不停地哆嗦。

       该我们上台了。走上舞台,我只感到舞台如此空旷,而我们三人是如此的势单力薄。总得硬着头皮唱呀。我感到自己的声音不是从嘴巴里出来的,而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,这倒使得那首《铁窗泪》更添了几分悲伤;堂叔的二胡声也不像在空旷的校园那样底气十足,听起来更像蚊虫的鸣叫。不过,我们的节目现场效果倒是出奇的好,我们看到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开始前仰后合,他们的笑声像是剧烈的炸弹爆炸,一浪紧接着一浪。

       这就是我的第一次舞台经历。

       演出回来,我的老师兼堂叔又神气了起来。看到他神气起来,我和那个小姑娘自然也神气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不过,从那以后,那位小姑娘看我的眼神,偶尔也会迷离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