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

忆童年 我们都有话要说

       我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是黄金条子出好人、吃回锅肉、竹笋熬肉等,相信成都人都懂我在说什么,这个是成都的家乡话。小的时候我属于那种不调皮的孩子,读书也是不温不热,不会因为成绩差请家长,也不会因为成绩有多好被表扬。就这样的我还是离不开鞭子,经常动不动就会挨打,现在回忆起来都相当的莫名其妙。长大了,问妈妈为什么打我,她告诉我不听话才打我。但是我其他的亲戚告诉我,是因为我妈拿我当出气筒,别人逗我,我不接招,然后一定要把我逗哭,我妈又不好说别人,就只有打我,警告别人不要再逗我了。当我听到这个答案,还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      我家住在簇桥牛儿桥,河边上有两只石牛,因为大水,等我记事的时候就只有一条牛了。大人们把那头牛拿来当磨刀石,还是很有用处的。我家是自己修的小洋楼,有一个院坝,院坝里面有一颗椿芽儿树(经常我妈就用那个树枝打我),还有一颗我忘了名字的大树(夏天、秋天经常有猪儿虫、毛毛虫什么的往下掉),我家还有成都市市花---芙蓉等等,还有很多绿色的植物,所以说现在的我才能一直都不是近视眼。绿色植物看得多。院子里有一个堤坝可以直接下到小河里,小时候的河水非常干净,干净到可以洗衣服、洗澡、夸张的时候还可以洗菜。

       现在祖国越来越科技化现代化,但是我最怀念的还是小时候的绿色空气,不像现在的空气全是污染,好想回到小时候的世界里,整天开开心心、无忧无虑。